太阳神鸟:永远向着太阳飞翔

主页 > 电子游艺网站 > 当前位置 分类:电子游艺网站 热度:

  【镇馆之宝·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

  作者:胡程(单位: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

  姓名:太阳神鸟

  年龄:约3000岁

  主人:古蜀人

  住址: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

  个性签名:永远向着太阳飞翔

  一束光从天空射下,仿佛来自神秘浩渺的宇宙,一轮圆盘缓缓旋转,划过一丝耀眼的金色辉光——这就是我,“太阳神鸟”金箔,现住在金沙遗址博物馆陈列馆第四展厅。每天,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隔着玻璃用惊叹的目光看着我,这让我如沐春风,不过我最想念的,还是三千多年前沐浴在阳光下的日子。

太阳神鸟:永远向着太阳飞翔

  我的传奇人生

  数千年前,我还是一颗含金量高达94.2%的自然砂金,被古蜀人找到带回了家。他们可不像遥远的中原人那样喜欢青铜,而是喜欢我这样耀眼的金色皮肤。

  到了新家以后,我的身体被古蜀人的巧手热锻成为圆形,然后经过反复的锤揲,成了时下最流行的“纸片人”身材。接着,制作我的工匠将我的身材剪切成一个较为标准的圆形。第四步,工匠在我的身体表面画出了四只神鸟和一个散发着光芒的太阳。“咦?这是要纹身吗?这个图案真的太美了,我喜欢!”我正在这么想着,身体上美丽的图案就被刻画切割形成了镂空。由于古蜀工匠用的切割工具并不十分锋利,必须进行反复刻画才能将图案镂空,而且每次的刻画不可能与上次的线条完全重合,以至于在太阳的光芒、神鸟的四周都留下了多次刻画的痕迹与细小的褶皱。对于这一点,我曾经有些沮丧。不过我听说,现在的艺术珍品都流行纯手工制作,机器批量制作的“完美”作品反而不那么珍贵呢!正是因为经过多道工序而成,我身体上的太阳光芒的长短、大小略有出入,四只鸟的细部也有极小差异。也正因为如此,在人们看来,我才更有动感和生命力。嗯,我可是独一无二的,哈哈!

  说起我的过往,那可是十分的传奇!三千多年前,刚被制作出来的我熠熠生辉,出席的都是古蜀国重要的祭祀仪式,替古蜀人向太阳表达无限的崇奉和敬畏。在一次祭祀大典上,我被珍而重之地埋入地下,和十节玉琮、青铜立人这些小伙伴们一起沉睡在了金沙这片土地中,也和我最心爱的太阳分别了。时光荏苒,我一直盼着重见天日,而奇迹,总是在不经意间降临。2001年初春,在等待中又过了一个千年,我的耳边传来挖土机轰隆隆的声响:尘封的泥土被挖开,滚落埋葬了三千多年的玉石与象牙,金沙遗址被发现了。

  终于有人发现我了!也许是我欣喜地和太阳打招呼时,吸引了人们的目光。可惜啊,我被埋在地下太久,已经皱成一团了。还好,细心的考古学家们用竹片和毛刷剥开了粘在我身上的泥土,并进行药水浸泡处理。之后,文保人员用镊子一点点将我展开,感谢他们,让我又恢复了三千年前的美丽英姿!他们惊讶和赞叹的目光也让我十分自豪:要知道,我只有0.02厘米厚,圆形的身材上有精美的镂空图案——外层为四只逆时针飞翔的神鸟,内层则是顺时针旋转的12道弧形光芒组成的照射四周的“光球”,这很容易使人联想到神话传说中的太阳和神鸟。因此,考古学家们给了我一个响亮的名字——“太阳神鸟”金箔,我很满意!他们说我就像一副流畅的剪纸作品,即便是静静摆放在一处,也给人一种旋动的感觉,四鸟绕日飞行、太阳不断旋转,生生不息。其实,有时候我静静地沉思时,也会感到太阳与我之间,有一种玄妙的联系呢。

  日出东方

  暾将出兮东方,照吾槛兮扶桑。

  抚余马兮安驱,夜皎皎兮既明。

  ——屈原《九歌·东君》

  太阳东升西落,滋养着大地上的生灵,带来昼夜交替、四季轮回,是许多地区的民族崇拜的对象。我听说,不只是我曾经的主人——古蜀人崇拜太阳,遥远的世界各地也有许多同样的信仰呢!在古埃及,法老自称“太阳神之子”,人们称自己的国家“太阳的国度”;古希腊神话中的阿波罗是太阳神的化身;古玛雅文化的太阳神庙至今仍巍峨壮观。

  除了太阳,要说我第二喜欢的事物,就是鸟儿了,理由嘛,当然也和太阳有关。鸟儿能在天空自由自在地飞翔,古蜀人和我都觉得太阳和鸟是有密切联系的。当然,大家的想法好像都挺相似的:古埃及的太阳神拉常以隼的形象出现;玛雅人的太阳神庙里有乌鸦和啄木鸟的身影;欧洲古代传说的太阳鸟有天鹅和鹰隼;波斯帝国也以鹰鸟作为太阳的象征。而在中国古代,关于太阳和鸟的传说更是数不胜数,“金乌负日”就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个:传说天上有十个太阳,是帝俊与羲和所生,他们住在东方汤谷的扶桑树上,太阳被金乌所背负,一只返回后另一只又接着出去,每天轮流着从东方的扶桑飞向西方的若木。古蜀人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将我制作了出来。

  古蜀人千百年来都很崇拜太阳和阳鸟,我做梦也都想飞上天空,与太阳和鸟儿相遇。在比我们金沙更早的三星堆遗址,那里的古蜀人就制作了铜质的太阳形器、栖息着九只鸟的青铜神树等,献给太阳和阳鸟,我们的信仰大概是从他们那里传承下来的吧。而在我的时代,这种信仰也体现在方方面面,我的朋友青铜立人头上戴着太阳帽,就像太阳神的化身出现在祭祀活动中;带柄铜璧身上的“纹身”和我长得很像,是首尾相接的三只神鸟图案,此外我还有好些鸟形朋友,充分表达出我的主人对太阳和阳鸟的崇拜。而且我们古蜀国的王族号也与太阳有关,古蜀最后一个王族号为“开明”,这本来就是与太阳升起密切相关的词汇。

  以前我是古蜀人的祭祀“明星”,从没离开过自己的家乡,现在我是国家文物局第三批禁止出境展览文物,这虽然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但遗憾的是,以后我就不能出去走走,看看世界了。不过,值得高兴的是,2005年8月16日,我的美丽身姿成了中国文化遗产标志,我想,我也会跟着它一起,将中国的优秀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了吧。

  《光明日报》( 2018年09月01日 12版)

[责任编辑:孙佳涵]
上一篇:山西右玉将唱响绿色生命的旋律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美文爽图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