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朱一龙:我拍戏还没拍明白呢,说其他的

主页 > 电子游艺网大全 > 当前位置 分类:电子游艺网大全 热度:

原标题:专访|朱一龙:我拍戏还没拍明白呢,说其他的都还早

《镇魂》海报

这个初夏最热门的国产剧,当属6月13日起在优酷上线的都市奇幻网剧《镇魂》了。

作为大神级网文作者Priest的代表作之一,《镇魂》自身就拥有很高的关注度。对于大刀阔斧改编后的影视版,书迷和剧迷都对两位男主“沈巍”朱一龙和“赵云澜”白宇非常满意,每天都要上网刷一下两位的日常才能熬过等待更新的日子。大量表情包、GIF图等内容的疯狂传播不仅催生了“镇魂女孩”这一极具活力的族群,也让两位主演之一的朱一龙人气飙升,成为当下最具热度的男演员之一。

《镇魂》沈巍

《镇魂》中,朱一龙一人分饰大学教授“沈巍”、“黑袍使”、“夜尊”三个角色,创造了他个人表演的新纪录。深沉内敛的沈巍因为心怀万年的牵挂与追寻,对演员前期的情感表达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开拍前朱一龙研读了原著,这是他出演改编剧时的习惯。剧中沈巍备受好评的袖箍、抠书页、领带塞进衬衣等细节都是他为了让角色更立体设计的,他很高兴这些用心都有一一被观众捕捉到。而朱一龙一贯出彩的眼神戏也在《镇魂》达到一个高峰,被评价“快赶上把沈巍的内心用VR虚拟表现到观众眼前”。

《情定三生》中饰演迟瑞

“逆风翻盘”四个字,正适合形容《镇魂》播出后的朱一龙。北影科班出身,入行十年,朱一龙拍过大大小小作品几十部,演遍古装民国现代剧、正剧喜剧武侠剧,却总被划进“颜值高演技佳但就是不红”的行列。

可能是和慢热的性格有关,朱一龙对于名气这件事也比较淡然,更看中自己的业务能力,不断拍戏、磨炼演技。他总觉得自己的演技还不够好,多年的浮沉让他更懂得珍惜与好团队合作的机会,即使戏份不吃重也愿意呆在剧组7个月多学习。

随着过往的经历被一点点发掘,朱一龙在片场的拼命史也被曝光。作为“吐血小王子”他都拍出了经验,说先把血浆咽到喉咙处,需要吐的时候再呛出来更真实。为了演出傅红雪瘸腿走路的样子,他往鞋子里塞石子,拍《镇魂》时得了荨麻疹也扛着不说。

眼下这种爆红的局面和快速形成的饭圈,对朱一龙和他的团队来说很是始料未及。突如其来的关注度让朱一龙有点开心又有点局促,叨叨着 “是剧的热度高” “我这人太无聊了”。其实他是个很有趣的人,擅长乐器会泰拳散打,不拍戏就去海边休假潜水,是抓娃娃高手,打游戏时特别虎。

在新戏《我的真朋友》的拍摄间隙,朱一龙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专访。当天正是端午节,他开直播与粉丝互动、现场包粽子。他一直记着还“欠”粉丝的直播,特地挑了他重视的传统节日的一天。他身上有种没有锋芒的软萌与真挚,聊起日常相关一如既往地反应慢半拍,但一谈到表演就语速变快滔滔不绝。

对《镇魂》的粉丝和演员来说,可能没有比一本影视化的小说遇到朱一龙这样的演员和演员的悉心设计被发现被认可更皆大欢喜的事了。虽然关注来得有点迟,但相信不急不躁地塑造好每个角色的演员,还会有很长的花路可以走。

【对话】

很感动观众捕捉到了我为沈巍设计的细节

澎湃新闻:参演《镇魂》的契机是? 为何决定出演沈巍一角?

朱一龙:契机就是我接到了这个剧本,因为我原来没有接触过魔幻题材的戏,然后这次要一人分饰三个角色,其中有两个反差特别大的人物,我觉得有挑战、有意思。

澎湃新闻:观众称赞你是“沈巍本巍”,他和你本人有相似点吗?

朱一龙:我觉得每个角色都是从自己身上出发,尽量找到有契合的地方。

澎湃新闻:观众说 “确认过眼神,是看过原著的人”,你有看过原著吗?怎样理解原著呢?

朱一龙:有看过原著,我觉得抛开其他的不说,它主要讲的是守护、最后牺牲小我来成就大我这样一个故事,内核还是挺正能量的。

澎湃新闻:有和原著作者Priest接触过吗?

朱一龙:没接触过,这是我第一次接触网络小说,看的就是她的小说。

澎湃新闻:你给粉丝推荐过《平凡的世界》,所以你平时比较喜欢看严肃文学?

朱一龙:对,但其实我这两年看书真的很少,我也在反思。这两年我实在太忙了,剧本看的会比较多。

澎湃新闻:有观众盘点了沈巍的多套服装,说你是“奇迹巍巍环游龙城”,这些服装中有你的私服吗?

朱一龙:因为我刚进组的时候比较急,服装组准备的都是他们觉得比较符合人物的,像是针织衫呀衬衣呀这类比较复古的。于是我弄了一批自己的衣服进组,然后服装组也拼命准备,后来好像衣服是多了一点,具体我现在也忘了……

澎湃新闻:听说有为穿西装更好看而健身?

朱一龙:我一直都有健身的习惯。

澎湃新闻:粉丝经常cue你练腹肌,进展如何了呢?

朱一龙:哎,现在还是不行……但是拍现在这部《我的真朋友》之前,大家都说我胖了。那段时间我确实是胖了,好不容易休息了半个月,我胖了9斤。进组的时候我没觉得自己有多胖,但是大家都说我胖了,于是我又减了回来,现在差不多回到了拍《镇魂》《新边城浪子》时的状态。

袖箍的细节来自朱一龙的设计

澎湃新闻:观众说沈教授是“精致男孩”,每天西装三件套不重样,双排西装只扣一个空,衬衫袖箍不离手……这些细节中有自己的发挥吗?

朱一龙:比如袖箍,我原来也不认识袖箍这个东西。拍电影《密战》的时候,郭富城一直带着袖箍,我觉得它很特别就问他这是什么?他告诉了我袖箍的来历和作用,我就记住了。演沈巍时我觉得这个比较复古讲究,气质特别适合沈巍,于是就去淘了一些袖箍加到服装里。

澎湃新闻:沈巍这个人物一上来编剧就设置了很多伏笔,所以他和赵云澜相处时,也有很多悬念、眼神戏、内心戏,你是如何揣摩这种复杂的人物感觉的?

朱一龙:沈巍前期我觉得特别难表达。因为他的故事,一上来就是一眼万年、一见到赵云澜就勾起回忆这些情节。如果是那些没有看过小说的观众,突然看到沈巍,他们会觉得很奇怪。如果你衔接得有问题,如果你的情感铺垫不到位,多了少了都不合适。

澎湃新闻:进组后和白宇合作的第一场戏是哪场?

朱一龙:给他擦药那一场,就是我被人打劫,他过来帮我手受了伤,回去之后我给他擦跌打药。

两位主演的片场日常

澎湃新闻:你们有讨论过原著吗?戏外你们是怎么沟通对手戏的呢?

朱一龙:对于剧情当面我们没有太多地去沟通,平时生活中我们就一块打打游戏、吃吃饭。因为我觉得他对赵云澜这个人物已经做好了准备,我觉得我也做了还挺充分的准备,所以大家到了片场就拿出自己的东西对下戏就好。

“黑袍使”

澎湃新闻:这次一人分饰三角,会给区分三个人物做一些特殊的设计吗?

朱一龙:其实沈巍和黑袍使是同一个人,处理起来还好。夜尊处理起来就比较难,因为他有很多特效,还有他的那个造型,我就怕这个角色特别中二。但是夜尊这个角色如果你不努力演也会显得很奇怪,所以我就使劲去演了,但是我不知道最终呈现出来效果怎么样,心里还比较忐忑。

澎湃新闻:夜尊什么时候会出场呢?

朱一龙:可能要到20多集吧,比较后面才出来。

朱一龙看剧中

澎湃新闻:你之前有发微博说和大家一起看《镇魂》,还开着弹幕。

朱一龙:我当时忘了……

澎湃新闻:忘了关弹幕?

朱一龙:对,没注意到这个事情。

澎湃新闻:所以平时你看剧时会关掉弹幕?

朱一龙:其实我平时看电影不会开弹幕,这次看《镇魂》发现大家的弹幕都很有意思,我就想跟大家一块看看。

澎湃新闻:有没有你印象很深刻的弹幕?

朱一龙:我觉得很多都太好玩了,我当时发完那条微博以后,很多评论都说“请你离粉丝的生活稍微远一点”,哈哈哈。我比较感动的是大家真的是有很认真地在看这个戏,大家都看得特别仔细,不是卖人设或者就是过来凑热闹。我设计的一些特别小的细节、小的动作、小的表情都能被捕捉到。

澎湃新闻:像是沈巍接到赵云澜电话时,他无意识地抠了下书页。

朱一龙:嗯,还比如给赵云澜擦药时沈巍把领带塞进衬衣……这些大家都看到了,我觉得挺好的。

澎湃新闻:网友现在对你热情特别高,搜你过去的各种内容,会不会感到有压力?

朱一龙:还好,因为我觉得大家现在关心的还是作品,聊的还是角色本身。是这个剧的热度高,跟我本人关系可能不是很大。我自己觉得没什么,我这人太无聊了,我没什么好聊的……

澎湃新闻:你的眼神戏一向出彩,被称作“眼技派”,有没有什么经验能够分享?

朱一龙:我觉得我没有刻意地使劲用眼睛去演戏,还是在于理解。表演越往后走,越多的是在比理解。学校学的那些技巧,都只是在你人生阅历、你没有角色的情况下的一种辅助、一些帮助你达到状态的技巧。但我觉得在你真正能够理解人物、理解场景时,能自然而然地从你的眼神、你组织的行动这些一连串的东西中表现出人物的内心。

原著粉的“打脸”

澎湃新闻:有原著粉从一开始不看好你的出演,到为你的演绎折服“打脸”。你怎么会发现还回复了那条微博?

朱一龙:平时我也会看下大家在微博艾特我评论我的内容,当时我正在转场,偶然看见这条微博就笑了。然后我看见底下还有一条评论说“镇魂女孩果然都是能屈能伸的汉子”就又笑了,确实是挺能屈能伸的。于是我就发了一个我觉得特别像沈巍的表情。

澎湃新闻:观众制作了超多你的表情包,包括“镇长”(剧版《镇魂》官微)也带头发你的表情包。

朱一龙:是呀,“镇长”太……

澎湃新闻:你也会用这些表情包吗?

朱一龙:还好,我自己用的比较少。

澎湃新闻:你不是有用表情包回复白宇。

朱一龙:我就今天还昨天回了他一个,他先发了我的表情包,我就找工作人员要了一个他的图来回他。

澎湃新闻:《镇魂》结局会像原作一样的HE吗?

朱一龙:你别套路我啊,我每次都剧透,这回我肯定不说。

不着急红,更着急演技还不够好

澎湃新闻:镜头外你的性格很害羞怕生,怎么会从事的演员这条路?

朱一龙:我原来就是个普通高中生,但是我妈妈一直有个明星梦,于是她就给我报了好多学校让我去考,不知道怎么的就考上了。

澎湃新闻:如果不当演员,你曾经对自己未来的规划是?

朱一龙:有想过当律师什么的,想做的还挺多的,当时没有什么具体的规划。

澎湃新闻:距离你的第一部作品快要十年了,从刚进北影到现在演技可圈可点,之间发生了什么让你蜕变?

朱一龙:我觉得还是靠尝试吧。你知道,从电影学院毕业的话,大家的心气还是挺高的,都想拍高大上的作品。刚大学毕业时大家都疯狂地去跑组、去见导演,但如果你不是一眼就能让别人觉得你有什么特质,或者你演技到了多高的水平,没人会欣赏你。而且我也比较慢热,很难在别人面前展现自己。我觉得我认清了这点,那就多拍戏、多积累、多磨炼吧。

澎湃新闻:会因为比较被动的性格失去一些机会吗?

朱一龙:我不知道具体我错失过什么,但我觉得一定有。

澎湃新闻:听说《芈月传》中的嬴稷一角是你在论坛发简历得到,当时怎么会想到通过这种途径?

朱一龙:这个能说实话吗?(记者:当然可以啊。)《芈月传》其实我还是通过见组的,有人介绍了郑晓龙导演,让我去试镜,不知道为什么后面又有人在网上发了那些内容。我之前觉得反正也没关系,就没正面回应过。

朱一龙在《芈月传》里的出色表现得到编剧的赞赏

澎湃新闻:观众有时会觉得你拍戏太拼太虐了,演瘸子时你往鞋子里搁石头,眼睛发炎荨麻疹发作也扛着,《新边城浪子》有个花絮你为了测试沙坑眼睛里面耳朵嘴巴都进了沙子,这些细节都让观众很心疼。

朱一龙:大家都会进沙子的,因为你在沙漠拍戏,要拍出大侠的感觉,没那么大的风就拿鼓风机吹,然后工作人员拿沙子往鼓风机上扔,这样才会有风沙的感觉。

很多时候你第一次演不出来那种感觉,片场有很多你不可控的因素,如果沙子进眼睛怎么办?如果这一条沙子压住了你的胸,你会不会喘不上来气?如果你不尝试,一上来就演,会有很多不定因素可能会影响你整个表演的状态。

《新边城浪子》中饰演傅红雪

澎湃新闻:不拍戏的时候,你会做什么? 粉丝一方面觉得你产量高,一方面又怨念你不拍戏就神隐。

朱一龙:不拍戏我就吃呀喝呀玩呀,去海边去潜水什么的。我每年放松的时间很少,所以休息就要彻底休息。

澎湃新闻:类似好友翟天临去年参加的《演员的诞生》《声临其境》竞演类的综艺节目,未来会有兴趣参与吗?

朱一龙:我觉得这些节目都挺好的,但是我觉得可能还是个性问题,我一上台我肯定紧张,我还慢热。但翟天临就行,他很快就能进入状态。我拍戏时也是,我得慢慢地(进入状态),反应会比较慢一点。

澎湃新闻:一般你进剧组多长时间会进入到一个比较自然舒服的状态?

朱一龙:每个剧组都不一样,一般我要到拍到中期。

澎湃新闻:《镇魂》呢?

朱一龙:《镇魂》是我相对来说比较快的,因为白宇性格比较主动一点开朗一点。

澎湃新闻:想演彻头彻尾大反派的心愿已经实现了,未来会比较想挑战哪种类型的角色?

朱一龙:我觉得这得看剧本。现在(接戏)有好了一点点,后面审查剧本我会更加严格,挑更好的。

澎湃新闻:你刚获得微博之夜的人气奖,今年也有《知否》这样的热剧待播。曾经你说一直在等待的好的本子好的机会,现在是不是已经不断找过来了?

朱一龙:还没有。现在好的本子真的很少,我觉得要看天时地利人和吧。好的团队好的剧本好的演员一起才能出一个好的作品。

澎湃新闻:好的团队、好的剧本和好的人设,你会偏向哪个?

朱一龙:好的团队。

澎湃新闻:像是拍《知否》的正午阳光,就是业内非常知名的团队。

朱一龙:对,我也很珍惜跟他们合作的机会,7个月什么都没干就待在《知否》剧组。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齐衡

澎湃新闻:《知否》中扮演的齐衡,在原作中戏份并不是那么多?

朱一龙:是的,但我就想踏踏实实地,因为能在那种环境下演戏很不容易,那是一个可以让你很畅快地表演的团队,我很享受在那拍戏的时间。

澎湃新闻:在公众面前和独处时的情绪会有不同吗? 对于排解生活中的负面情绪有什么妙招?

朱一龙:我希望让大家在生活中看到我的时候,都是尽量真实自然的。我觉得自己是个比较能自我消化的人,尤其是在这个行业里,就尽量不要跟别人去比,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吧。

《新萧十一郎》中饰演连城璧

澎湃新闻:过去有评价说“朱一龙演技好资源差万年不红”,粉丝都很为你着急,你有着急吗?

朱一龙:不着急,我更着急的是我的演技还不够好。给了你表现的机会,如果不行只能说明你演得不够好。你不被别人认可,这是粉丝带着滤镜去帮你解释,如果你听信了只能说明你有问题。

澎湃新闻:演员是一项相对简单单纯的工作,但与之相关的娱乐圈可能是一个相对复杂、诱惑比较多的圈子,你怎么看待其中的落差?

朱一龙:我和我的团队一直以来的想法还是比较单纯的,我们也希望整个创作环境能干净纯粹。我觉得现在还行吧,我还挺满足的,会努力拍出好作品回馈给大家。

澎湃新闻:你曾在采访里说过,自己的性格不适合做“流量”,只适合踏踏实实做个演员,但其实随着往上走,可能必须要承担一些演戏之外的工作、商业、综艺和曝光,你是否做好了准备去迎接这些挑战?

朱一龙:我觉得像做直播,它更多地是给观众一个回馈,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但我本身不会想用它争取粉丝、观众、流量,不是这么想的。综艺我觉得还早,我拍戏还没拍明白呢,我还没有拍出真的让自己觉得特别满意的作品,说其他的都还早。

上一篇:威廉王子访问巴勒斯坦 参观难民营吃鹰嘴豆泥 下一篇:错发被劫持代码怎么回事?网友:求机上旅客心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美文爽图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