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徐宗甫:财政部怎可对跨境电商不依法律课

主页 > 电子游艺 > 当前位置 分类:电子游艺 热度:

徐宗甫/美国执业律师暨美国国税局注册税务代理人笔者曾投书、就我国财政部似有意以一则二十余年前之解释令为基础而对跨境电商课徵我国营利事业所得税(「营所税」)一事提出公开质疑後,据昨日《经济日报》报载,财政部将改以《所得税法》第二十五条为依据发布解释令,预计最快於明年五月时对跨境电商开始课徵营所税。简单来说,《所得税法》第二十五条是针对外国营利事业於我国境内虽有部分经营工商之事实、但因成本分摊困难以致其现实上无法或相当不易以结算申报方式完纳营所税,而改采一种应经事先核准後方得以认定其营业收入之某一占比为营所税税基之完税方式。举例来说,某外国企业於我国境内因提供技术服务而获有100美元报酬,於符合适用第二十五条规定之前提下,可以15美元为此100美元收入课税基数(即总营业收入之15%)、课徵3美元营所税(15美元*20%)。由此可知,适用第二十五条应具备以下法定「构成要件」,缺一即属「构成要件不该当」而无适用该条之余地:「我国境内」、「经营工商」、「成本分摊困难」。如同财政部原先似欲以二十年前发布之解释令对跨境电商课徵营业税所遇到之状况一般,不论是依该解释令中所称之「贡献度」、或於第二十五条中所彰显之「中华民国来源营收」,二者依《所得税法》皆必须建筑在同一构成要件上:即系争之营收应「发生」或「系属」於我国「境内」。白话来说,假设今天跨境电商透过经营其位於我国「境外」之网路平台而吸引我国买家至其网站下单采购货物或(电子)劳务,只要该等经营活动「实体」上未於我国「境内」进行或发生,则我国对该营收并无任何税法上所称之「贡献」、该营收亦非跨境电商之「中华民国来源所得」。因此,依法我国对於跨境电商并「无」任何课徵营所税之权力,以「扣缴」、「暂缴」、「代收」等等名目所为之徵税之实,均已超过法律授予之权限。笔者再次重申,对跨境电商是否或如何课徵营所税,就法律层面而言,涉及对既有《所得税法》体系之整体核心架构改变,非经「立法院」修法不得完成,而其工程之浩大与困难度之高深,由全世界各主要经济体即便经多年研议、至今却仍未有具体定论一事,即可窥知一二。依我国目前法律规定,跨境电商若未於我国境内实体经营,则我国本无对其课徵营所税之权力,属於当然解释,并无涉及所谓「租税不公」、「独厚外资」、「打压我国电商发展」等问题。至於所谓的「简税轻政」,首先必须建筑在「於法有据」的课税前提上,方有如何「简之、轻之」之讨论可能(或必要)。由我国今年甫通过之《纳税人权利保护法》意涵可知,「解释函令不得违反法律之规定、意旨,或增加法律所无之纳税义务。」《所得税法》第二十五条清楚表明,「推计课税」之适用前提(之一),为於我国「境内」从事该条文中所列举之各经济活动,而若欲以其为依归而对未於我国「境内」经营工商之跨境电商发布营所税课徵之解释令,无异直接违反《纳税人权利保护法》,对该法所欲保障纳税人租税权益一事,无疑是最大的讽刺。

上一篇:挖掘沉淀在岁月里的盲佬话 破译水乡独特的“语 下一篇:俄刁难倒逼中国迅速对俄实现超越 现在中国运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美文爽图
大家在看